您的位置: 烟台资讯网 > 游戏

灵农传 第七十章 后山试炼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09:20

灵农传 第七十章 后山试炼

时间到了深秋,一阵阵寒风吹过,一片落叶打着旋儿慢慢飘落,向着一名十六七岁,面色微黑,相貌普通的少年肩膀上落去。

那少年一身劲装,看起来精神干练,眉宇间是淡定的神色,却又隐隐透着一丝兴奋,正将目光投向前方。在这少年周围则聚集着上千名炼体士,也是一个个神情紧张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前方。

最前面凌空悬停着炼体堂的堂主,一名高大威猛的仙师,在他左右则伫立着两名教头,其中之一正是方教头。

只见那炼体堂主目光威严,来回扫视着面前的这批炼体士,似乎正要训话。

那片落叶并未觉察到周围肃穆紧张的气氛,依然晃晃悠悠地飘落,即将落在那少年的肩头上时,他眉头微微一皱,两指飞快伸出将之夹住,然后注视着枯黄的落叶,眉宇间闪过一丝寂寥之色,心道:“唉,不知不觉已是年底,距离那郝仁回来只有大半年而已了,时间紧迫啊……”

原来这少年便是张地,经过了数月艰辛的准备,终于迎来了炼体外堂的试炼。

此时此刻,在这后山的入口处,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,都是来自整个青岳派的外门弟子,大部分都是炼体堂的外堂弟子,小部分则是来自灵谷堂、炼器堂,都为了那价值不菲的奖励,还有野心勃勃者为了争夺那30个进入内门的名额,蜂拥而来。

在这仙魔大战一触即发的情形下,没有谁不想削尖了脑袋,拼命往上钻营,须知只要进入内门,生存机会就会大大提升,总好过在外门充当炮灰。

那炼体堂主扫视了一番,觉得时刻差不多了,便清了清喉咙大声道:“时辰到!所有参与试炼的外门弟子即刻进入后山,最迟要在三个月内出来,凭借斩杀妖兽的材料高低排列名次,前30名直接收入内门。逾期不归者,或是死于山内的,统统淘汰!出发!”

随着他大手一挥,黑压压的炼体士们蜂拥而上,纷纷越过后山的界碑,顺着入山的数条小路小跑进入。

此时此刻,距离此地的天空高处,一座气势不凡的飞天舟正隐匿在法术禁制下的重重迷雾中,青岳掌门洪明轩一身黄袍,双手背负,站在飞天舟的船首,低头向下望去,灌注了法术的双眼炯炯发亮,将下面发生的情形全都收入眼中。

当他看到小若蚂蚁的炼体士们一窝蜂地散开,形成十几条黑线,慢慢蠕动地进入后山,终于微微diǎn了一下头,不动声色地下令道:“执法堂出动,隐匿于后山中,不得干扰这些炼体士的试炼,你们的目标是发现并跟踪天魔派出的魔体士,寻找那天外流星的线索,发现异常随时向我禀告。”

“是!”在他身后是几十名劲装待发的青衣人,此时齐齐行礼,然后纷纷跳出飞天舟,各自驾起遁光四散而去,融入了后山茫茫的密林中。

这时缓缓从飞天舟的舱内步出白须白发的谭师兄,也就是当初对张地进行灵根检测的那位金丹修士,看着洪明轩,面有忧色地道:“掌门师兄,那天魔的魔体士早就渗透潜入了本门,在这批试炼的炼体士中就潜伏了不少,黄埔老祖真要放任不管,任由他们肆意刺探本门,搜寻那神秘流星的下落?”

洪明轩把脸一沉,説道:“谭师兄,你糊涂了?老祖之事岂是你我能妄自评议的?老祖説怎么办,那就是怎么办!哼,就算这些炼体士统统死在后山,也不过是些蝼蚁罢了,岂能比得了那神秘流星的下落?

须知那可是来自天外,惹得无数魔尊疯狂之宝,我们替老祖办事,真要是能获取那宝贝的下落,老祖身上随便拔下一根毛奖赏与你我,那也比咱们的大腿粗,你説是不是?”

谭师兄无奈,知道这位掌门师兄向来唯利是图,虽然不忍于低阶炼体士在此次行动中充当诱饵的残酷,却也无力反驳,只好长叹一声,黯然无语。

与此同时,十几名身着普通炼体士衣服的弟子,随着蜂拥的人群跑进了后山,一进来之后,立刻站定了脚步,两眼微微闪动着红光,四下逡巡着,似乎正在施展某种秘术,刺探着什么。

很快,他们就纷纷锁定了一个大致的方向,然后一齐跃起,面无表情地向着那个方向追去……

就在这个方向上,张地和石坚、韩宝宝三人成品字形,避开了大股的人流,站在一处僻静的山崖下。

石坚看着张地,神色复杂地道:“张地,你真要独自进入内山,修炼那套杀人技么?”

张地向着远处山丘望了一眼,不动声色地diǎn了diǎn头,道:“没错,这是我唯一的机会,三个月的时间很紧,若是我不能按时出来,你们就不用等我了,速速出山,执行第二套计划好了。”

石坚叹息一声,上前拍了拍张地的肩头,眼神中满是赞佩地道:“不多説了

灵农传  第七十章 后山试炼

,祝你好运,兄弟保重!”

张地微微一笑,伸手拍了拍他的臂膀,説道:“你也是,记得按计划行事,咱们三兄弟此次要大干一场!”

韩宝宝一直在旁边看着,此时眯眯眼中闪烁着莹光,上前掏出一个包裹塞到张地怀里,低声道:“石头哥,你要的暴雨梨花针打造好了,还有一些你要的别的东西,也都准备好了。多余的话兄弟就不多説了,你……你千万小心啊!”

张地大喜,接过那包裹,掂了掂重量,就觉沉甸甸的,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激动,暗道:“有了这暴雨梨花针,胜算可就更大了!”当即感激地拍了拍小胖的手,重重diǎn了一下头。

于是三人不在多言,纷纷用眼神彼此互道珍重,张地就独自向着内山的方向奔去,而石韩二人则一起,向着另一个方向奔去,那边远远地站着方玫,正期盼地向这边望来。

就在距离张地一百多丈的一处山丘上,郝逑和那名叫阿明的贴身护卫站在一起,郝逑眯着眼睛,望着张地独自离去,而石韩二人奔向了方玫。

哗啦一声摇开了折扇,噗嗤噗嗤扇动了几下,阴着嗓子道:“这三个臭小子搞什么鬼?喂!阿明你説要不要借这机会,干脆把那讨厌的张地给做掉?”

如何预约南京邦德骨科医院
怎么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
如何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
如何到南京邦德骨科医院
谁知道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好不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