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烟台资讯网 > 体育

神帝逆 第四十六章-洪流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26:23

神帝逆 第四十六章:洪流

.

随后的一周,林天惊皆是闭门不出,不再出门苦练,就连家仆送过来的三餐饮食,也是极少触碰。

一夜之间,怎么就突然变得极为失意落魄了?

期间林媚、林动曾敲门数次,亦是无所动静,只能一头雾水的离开。

难道那一夜,林天惊被连清平一剑打败,心境受损,所以闭门不出?

林媚不明所以,可站在一旁旁观数日的林战却是极为明白:这小子,没被连清平的剑伤了,却是被情给伤了。

情之一字,最难解,

而且,林战自吐露连清平林媚关系后,看到林天惊的动作表情,便自觉不妙。

整整一周,林天惊都是这般闭门自困于一房,不论如何劝说,皆是寂静无声,不予理睬。

林雷天醉醺醺的来了,最后怒其不争的走了。

林俊皱着眉头来了,最后瞥了眼站在旁边的林媚,叹息着走了。他虽年老,却是修为极高,自然知晓当夜连清平的到来。

况且,他眼神老辣,亦是见过许多青春相伴的景象,自然也知道这位闭门不出的少年,到底是为什么会自困一房。

因为林天惊每次看到林媚时的眼神,都是极为依赖与温柔。

年少之时,谁没个见面便会面红耳赤,不敢言语的暗恋之人?

所以林俊当初敢断言,林天惊能对林家不离不弃,为林家舍生忘死。

那是因为有她在。

可如今,没了这等心念思恋,终究是少了几分精气神。

眼看执法者竞选在即,应战之人却是如此颓废。这让自认算无遗策,眼光独到的林俊皱眉犯难。

他看了眼心不在焉,且思绪飘忽不时微笑的林媚,再次拂袖无奈叹息。

情为心伤,心伤唯有心药解。这个伤,他林俊没能力治。能治的人,心却不在这里。

那么,能治的,只剩下了时间。

可这个时间,恰恰是最为紧迫。

……

战城城门面朝西北一侧,一位面容有些苍老,实则只是不惑之年的将领,其座下极为神骏,是一匹枣红色的胭脂马。浑身上下,火炭般赤

神帝逆  第四十六章-洪流

,无半根杂毛。从头至尾,长一丈,从蹄至项,高八尺,嘶喊咆哮,有腾空入海之状。此马产自西北大漠,可日行千里,足见此马的不平凡。

这位面容苍老,不怒自威的中年将领,正是本应驻守于边塞六城东皇城的副城主吕奉先。

其身后,正是三千赤兔轻骑。

方天戟,东皇猛将吕奉先。

胭脂马,胭脂神骏赤兔骑。

吕奉先右掌心摩挲着马辔,左手轻抚马头,显得极为喜爱此马。要知道,身后的三千赤兔轻骑,其命名源头,便是这匹胯下战马。

他头也不抬,只是不断轻抚战马,自顾自的对着面前出城的三人道:“如今鬼门城已经开战,东皇一城随时可能遭到妖族袭击,这时候把我调出,不合道理。”

他不待对面三人说什么,继续道:“我要回去,前些年那帮混蛋让我的轻骑损失惨重,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!”

“说到底,你不就是信任赵老头子么!难道我就不能留下守边境?!”

边境一地广袤无垠,但说到底,依旧是以那六座雄伟城池为一线,陈兵镇守。

但这一线的对面,便是当初仙族联合开辟出的虚空通道,以及仙、鬼、妖、魔的大军。

怀阳、鬼门东北两城,守的是十万鬼族。

居中的斩仙、故垒两城,压力最大,守的是二十万仙族,以及躲在仙族之后,按兵不动虎视眈眈的魔军。

所幸的是,故垒一地本就地势险要,前方三千丈弱水河,鸿毛不浮,天然带有禁飞禁制,不可飞越,仅有一条独木小桥能通过。正是靠着这条弱水河,才堪堪守住了故垒。

当初人族大军几次进攻,多次击溃仙族,真真正正的陈兵镇守虚空通道,却被魔军生生打退。

而西南樊笼、东皇两城,守的则是十万妖兵。

这些异族,个个武宗!

吕奉先头也不抬,就这么自顾自的说话,才是真正显得有些不合道理。

说到底,他的确心中有些怨气:凭什么老头子赵廉颇身为主将,能镇守东皇,自己副将,在此关头却被孙膑调至此地?!

这都不算,三千赤兔轻骑啊,都是自己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家底,上次换防下来,死伤过半,早就憋着一口怒气了,还指望着此次能把怨气怒气全撒出来。

结果呢?

被孙膑给调了回来!

面对吕奉先有些不满的语气,老农模样的孙膑并没有发火,只是看着左右两侧,装作没听到的关云长与卫汗青无奈一笑。

孙膑笑道:“奉先啊!你别生气。赵廉颇虽然年纪了,但他善攻更善守,谙熟兵法,进退有据。更何况,你们东皇城占据险要之地,岂是那么好破的?”

吕奉先冷哼一声,依旧是低头不语。

孙膑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况且,当年赵廉颇守城,更是让妖族太子东皇太一殒命边境,震慑了整个妖族。有他在,妖族不敢有太大动作,半年内,可保不会有太大死伤。”

吕奉先依旧低着头,不断低声念叨:“切!前些年赵廉颇守城受了伤,结果被妖族知晓,不要命的来攻城,还不是靠我死伤过半的赤兔轻骑顶住的!现在伤好了,就忘了我,要一人守城了。”

孙膑见讲理不通,尴尬的笑了笑,凑过来低声道:“你呀!别给我耍小心眼。我和赵将军说了,只借调你半年。半年后,他任你领这三千骑出城,放手杀敌。”

一直低着头的吕奉先眼中刹那明亮,喜道:“此话当真?!”

孙膑不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一直坐在马上,低着头的吕奉先猛然挺直腰板,抱拳道:“我吕奉先,以及三千赤兔轻骑,任凭先生差遣!”

孙膑脸色一肃,双手如老农拢袖,道:“吕将军听命!五年一度征兵在即,特令吕将军此次进行征兵之行,收各城精英,护卫玄明!半年内,返城!”

“诺!”

三千人共同齐喝,响彻天际。

气壮山河。

孙膑扯了扯吕奉先的战袍,轻声提醒道:“吕将军,我再说一下,鬼门城的李世民,前几月损失了一万好儿郎,兵源不足,所以让我告诉你,若是遇到武者境的好苗子,不妨一并带回。”

吕奉先戏谑道:“嘿!都说李氏一门有三虎,如今,这一虎肯低头求救啦?!行,看在同为袍泽的份上,我帮他留意一下。”

孙膑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还有,他师弟在瀚海城,顺路的话去看望一下。”

吕奉先点了下头,不再多言。

他策马面向西北,并不说话,只是右手高举,向前重重一挥。

齐齐的,三千轻骑的马同时转身,马蹄声并不嘈杂,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整齐划一的马蹄落地声。

吕奉先轻轻拍了拍坐下名动天下,日行千里的赤兔,驱策到最前列。

他深呼一口气,紧了紧马匹背负的少许干粮,看着前方,举戟前指,怒喝:“方天戟,东皇猛将吕奉先!”

身后巨声如雷:“胭脂马,胭脂神骏赤兔骑!”

“行军!”

就这么,三千轻骑不带一点拖泥带水,整齐的策马狂奔,犹如风雷。

战城后方,有个妖洞。

过了妖洞,便是残破皇城,以及玄明各城。

这一天,三千真正意义上的红流,化作三百道洪流,轻骑前往各城。

……

同样是这一天,一位鬼族曾经的万夫长,敛尽氤氲鬼气,度过边境六城。

他只是停顿了一下,仔细想了想鬼不归当时来信时写的大概方位,便开始前行。

他,正是当初派兵企图偷袭鬼门,却被李世民气的一拳砸翻桌椅的将领。

之前偷袭失败,按军法该是斩首,因功过相抵,贬为鬼兵。

他不甘心这样平凡的被驱赶死去。

然后他想起了鬼不归的那封信。

所以他要去找鬼不归。

……

三百洪流,夹杂着一道暗流,悄然入玄明。

(昨天发现前面一处笔误,第三十五章,说连晋也突然失踪,错了,应该是“连晋时常神秘失踪数日”。所以我在此声明一下,改过来。另,这一章真心不容易啊,酝酿了好几天,才写出来。)

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。,

保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百色好的牛皮癣医院
百色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百色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百色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